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 正文

《乘风破浪的姐姐》张雨绮“反差萌” 成快乐源泉 网友:有毒

时间:2020-06-22 08:55:03    来源:1905电影网    

“我肯定要站在舞台中央C位出道!”

这是张雨绮在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之初,放出的豪言。

首秀舞台,她选择了一首《粉红色的回忆》, 台风充满年代感,动作也频频顺拐,只获得72分,与“初C位”相去甚远。

然而,正是这场“快乐源泉式表演”让张雨绮在一众姐姐中成功突围,稳稳坐上话题C位。

再次证明,有张雨绮在的地方,永远不缺话题。

意外的是,以霸气御姐形象深入人心的张雨绮,这一次竟暴露了“铁憨憨”的“傻白甜”一面:

无论是魔幻解读“X战队”含义,花式回应“顺拐”质疑,还是那句洗脑的“哇哦哇哦”和“我又不懂事了”的自嘲,都让很多网友重新PICK了张雨绮。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绮绮子。”

其实,这不过只是张雨绮复杂性格的两面。

杜华说:张雨绮的性格好炸,一般人降服不了!

黄晓明却回应: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她特殊的存在。

人设也好、舆论也罢,张雨绮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矛盾体,伴随着争议,一路前行。

1

“女人不坏”

“我二十岁的时候,演的都是三十几岁的人,我的影视作品从来没有给大家传递出少女的信息,所以我没有少女时代。”

这句话一半自嘲,一半事实。

张雨绮19岁就主演了第一部电影,还是周星驰执导的《长江七号》,起点不可谓不高。

但在别人还在演学生,谈初恋的年纪,张雨绮一亮相就是:老师。

《长江七号》里,张雨绮饰演的袁老师一身素色旗袍,温婉善良,是照亮周铁父子的白月光。

角色虽美,演技发挥的空间并不大。袁老师更多只是符号性和功能性的存在。

21岁,在《女人不坏》里,徐克为张雨绮“量身打造”了高傲冷艳的“女霸总”唐露一角。

爆炸的卷发,张扬的皮草,霸道从内心蔓延至外表,唐露的“飒”像极了张雨绮本人。

“我穿那么讲究是因为我喜欢,并不想吸引任何人。”“我的能力并非靠我的外表。我要证明这一点。”

唐露的众多语录至今仍被频频引用,成为独立女强人的座右铭。

凭借《女人不坏》,张雨绮获得了香港金像奖最佳新人奖提名。无奈,在周迅和桂纶镁的衬托下,张雨绮难免显得青涩。

徐克毫不吝啬自己对周迅的赞美,“在她身上总能找到新鲜的东西”。对比之下,初出茅庐的张雨绮美艳有余,而内涵不足。

之后的几年里,张雨绮接连在乌尔善的《刀见笑》里演绎艳惊四座的花魁寐娘,在《白鹿原》里诠释放浪又悲情的田小娥。

合作的都是大导演,但形象始终摆脱不了一个“艳”字。

2

“李若兰”

2016年,一部《美人鱼》让张雨绮与周星驰重归于好,也带张雨绮走出了争议的泥沼。

发出邀约时,星爷曾这样形容李若兰这个角色,“大反派,还是不可能变好的那种。”

的确,在尽皆癫狂,尽皆过火的周氏喜剧里,李若兰“坏”到了极致,但也“辣”到了极致。

角色身上霸道总裁的张扬跋扈和傲娇富家女的骄纵任性,都被张雨绮拿捏得恰到好处。

那句经典的“我有钱有身材,追我的人从这里排到了法国,你却去泡一条鱼?”夹杂着戏里戏外的无数情绪,爆发而出,成为观众不断回味的“名场面”。

徐克在拍《女人不坏》的时候曾这样说:“有性格的女人连发脾气都很美,特别她还是个美女的话。”

这句话同样可以用来形容李若兰。像林允饰演的珊珊那样“脱俗、清纯”的少女不少,但如李若兰一般艳而不俗的“尤物”在华语电影圈却是凤毛麟角。

3

“春琴”

如果说,之前的电影中,张雨绮的美艳更多“在皮不在骨”,那《妖猫传》中的春琴却让她把“媚”这个字注入了魂魄,刻进了骨髓。

陈红曾向陈凯歌力荐张雨绮,她说:“张雨绮就是你心目中的春琴,你听她那个声音,配都配不出来,那就是被妖猫蛊惑了的声音。”

春琴之于张雨绮是特别的。她身上不仅有四重灵魂合一的复杂性,更有一种绝美的脆弱感。

那段被妖猫附身的春琴在屋顶对着月光吟出“云想衣裳花想容”的戏份,曾令多少人动容。 正如陈凯歌解读:“春琴是最美好的东西被摧毁了。”

张雨绮 曾在采访中回忆塑造春琴的感受:有一天卸完脸上厚厚的仕女妆后,她看着镜中的自己,突然认不出这是谁,更分不清镜中人与“张雨绮”有什么关系。

“那种感觉太可怕了,也太爽了。”做了十年演员,这是她第一次真正与角色融为一体。

如果说《美人鱼》中,张雨绮还因为声线备受质疑,那么到了《妖猫传》中,她那独特的嗓音才同容貌、身形、眼神一起,真正入戏。

4

“演技”

尽管合作了如此多的大牌导演,张雨绮依旧不时在面对“演技难出圈,新闻满天飞”的尴尬。

去年,某档综艺为张雨绮设计了一次街采,采访对象都是20到30岁的年轻人。

很多人说:“不认识张雨绮。”更有人直言:演员应该用作品说话,少用炒作出风头。

在另一边观看的张雨绮听到此处,难掩失落的情绪,默默流下了眼泪。

张雨绮坦言,自己最不喜欢的标签就是“只有长相,没有能力。”

面对演技的提问,张雨绮常常会自信满满地回应:“我肯定是好演员,我哪部作品都是响当当的。”把记者的后话通通堵在路上。

但她也说过,“至今几乎没有演到过特别特别满意的角色。”更曾略带赌气地放言:“只要有一部好作品,我绝对可以占领电视剧市场。”

“占领”不敢说,但她最近与潘粤明、姜超合作,口碑颇高的“鬼吹灯系列”或许是一种开始。

果敢聪慧的雪莉杨,也可以看做张雨绮对自身可能性的一次全新定义。

张雨绮曾说,自己最想演一个如《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那样的女性角色:什么都留不住她,爱情不行,婚姻不行,承诺不行,彻底地为自己活着。

但在中国的市场环境下,张雨绮还需要且行且等待。

5

“少女”

张雨绮独立强势的性格受原生家庭的影响很深。她曾这样说:“我和母亲一样,是强强结合。”

3岁那年,张雨绮父母离异,母亲一手把她带大。

张雨绮在节目里回忆童年被排挤的经历

为了给她凑齐学费,母亲曾卖掉自己的金银首饰。从小开始,很多事情都需要张雨绮独自面对。

这些都养成了她独立强势的性格,却在内心深处比谁都需要安全感,都渴望爱情和家庭。

偏偏,两次婚姻都不甚成功,也都曾将她推向风口浪尖。

舆论面对张雨绮是残酷的,总是非黑即白。有多少人赞美她是敢爱敢恨的真性情,就有多少人指责她是蛮横无理,靠绯闻博关注的强悍泼妇。

面对这些,张雨绮会自嘲:“选男人的眼光很差”,也会在直播里大喊:“信啥都不能信感情。”

但更多的,她学会了如何在舆论的旋涡和争议的夹缝里活得恣意张扬,“谁的人生没有几个大坑呢,跨过去就是成长。”

比如,谈起最近的“八爪鱼”事件,她坦荡地表示:“是我干的,怎么了?”录视频单纯因为很失望,这种情绪必须要宣泄。

张雨绮是典型的狮子座,“面子大过天”,“头可断,血可流,皇冠不能掉。”

但随着阅历的增加,张雨绮也发现自己在一点点变得柔和,并非所有场合都要做那个聚光灯下的“中心位”,因为有时“别人也同样需要中心位”。

在这一次的《乘风破浪的姐姐》中,我们就明显看到张雨绮的改变。她开始卸下自我保护的坚硬铠甲,流露自然可爱的另一面。

这种“反差萌”也是她格外圈粉的原因。

在“千人一面,万人一腔”的娱乐圈,在女星争相标榜少女感的时代, 张雨绮的美多珍贵啊。

她从未演过少女,也不必假装少女。

张雨绮说:自己要演到80岁,白发苍苍也要站在舞台中央。

那时,她希望能用这句话为自己的人生做注脚:“张雨绮的故事,没有人可以复制,她是一个自由和自在的灵魂。”

凡本网注明“XXX(非现代青年网)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