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 正文

被金星看好的谢欣有野心

时间:2018-05-15 08:16:37    来源:新京报    

我以前觉得野心这个词是贬义词,

会有一些排斥,

但我现在可以很坦诚地说我是一个有野心的人,

我也很自信。

金星说谢欣是她遇到的能在编舞上有很好成绩的女孩。 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她曾在国内各大现代舞团历练过,她因为金星一句话开始了自己的创作,她拿过很多奖,也创造了自己的个人舞蹈剧场,她就是谢欣。

短发、红唇,这是多少年来从未改变的谢欣。第一次和她见面,是在排练厅。她满脸抱歉:“稍等稍等,我能不能再排20分钟,这个地方有点问题。”说完又很快投入到排练场,工作人员提醒她别再超过了时间:“她就是这样,工作狂,而且特别细致,很多地方我们看其实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她就能感受到不一样,调整完我们一看,嘿,还真挺好,她就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在工作上很霸气。”

今年5月,谢欣的作品《一撇一捺》《未知》《执迷》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上演,新京报记者对她进行了专访。谈到这些年的历练,她说:“我以前觉得野心这个词是贬义词,会有一些排斥,但我现在可以很坦诚地说我是一个有野心的人,我也很自信。”

金星看好她的编舞能力

“我是一个不那么仙气儿的舞蹈家,我认识自我,我也勇于接受和创造新的自我。”2004年毕业后,谢欣先后在广东现代舞团、金星舞蹈团、陶身体剧场、北京雷动天下现代舞团历练,每离开一个团,都是因为想跳更多不同编舞的作品,最后她创立了谢欣舞蹈剧场,开始创作自己的舞蹈体系。

回忆起纯粹当舞者的时光,谢欣说:“我呆过很多团,在金姐(金星)的舞蹈团里呆了六年时间,应该是最久的,六年里,她让我从一个青涩的演员变成了成熟的演员,我一直记得她说过一句话:她相信,我是她在这十几年以来遇到的第一个能在编舞上有很好成绩的女孩,其实也是因为这句话,我开始了自己的创作。”

作品中投射了她对生活的咀嚼

2013年在奖学金支持下谢欣游学美国、德国、以色列、法国;2015年她是中国舞蹈家协会培青计划获选人之一,多部作品曾经先后获国内外大奖,是编导界备受瞩目的后起之秀。谢欣的舞蹈充满了原始的能量。这几年,她累积了七八个小作品,六部大作品。

“遇见越多人,我就像从不同的镜子里观察自己,从不同人的风格里发现自己身体最大的特点和魅力是什么。”她将自己的舞蹈技术总结为connect-technology(连接技术),注重身体的逻辑过程、力量的运行轨迹,视觉上给人流动感,这种流动感是细腻的、敏感的,就像水流过身体。

她甚至用“舔”来形容自己对生活的感知——她会将每一段咀嚼过后的感受投射到作品里,并将它们落到身体的发掘和呈现上。

除了对身体的探索,她还有更多的好奇,所以她选择了尝试跨界。这次演出的《执迷》就是舞蹈和戏剧的结合,它强调以身体为基底,以戏剧和环境道具为探索。“在这些年专注于极简的舞台和纯粹身体运动探索之后,这一次的创作要尝试完全新的方向,以后也会有更多的尝试。”

这就是谢欣的人生哲学,她是好奇的也是渴望的,所以她把这些经历和成功都归根于各方面的“化学反应。”她表示:“你只要在做,只要不断有声音发出来,你就会不断得到肯定和机会。”

在挣钱养团和创作中找到平衡

谢欣现在运作着一个舞团,这跟她在当舞者时有很大的不同,她不再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状态,她的舞团里有14个舞蹈工作人员和4个全职舞者,近年来她会带着她的舞者们一起去参加各种活动,也会在别的新人编导需要舞者支持作品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出借”自己的舞者。在挣钱和潜心创作中,她找到了一个平衡点。

“其实国内现在的创作环境越来越好,像有一些国家艺术基金、剧场孵化平台、培青计划等,我们的作品能立住,就能得到一些资助,我在舞团不那么忙的时候也会出去参加活动,维持舞团的运转,这些时候我也会带着我的舞者一起去,让他们学习各种不同的东西。”

她甚至说自己不排斥参加类似《这就是街舞》等热门综艺,因为她希望被更多人看到。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昔诺

相关新闻

凡本网注明“XXX(非现代青年网)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