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四月的风(有声朗读)

时间:2021-09-26 15:18:26    来源:中工网    

四月的风

作者:田莹莹

朗读:田莹莹

四月的风里,南方还是一片微凉,丝毫不见炙热的痕迹。已经是多少个年头没有回家了,这浅浅走过的时光,依旧安静的不动声色,一如父亲平日里的沉默寡言。

早上,依稀听到有货郎叫卖的声音,便一骨碌爬起来查看声音的来源。那是来自故乡的气息啊,是无论走出多远,也无法更改的熟悉与亲切。小时候,就是在这样的叫声中,伴随着父母的嗔怪,追逐打闹了整整一个春夏。

只是可惜,少不更事的美好时光,还未来得及好好回味,转眼就这样旧了,旧成了除夕才能赶回家的一张车票,旧成了以后故乡再无春夏秋的遗憾。

参加工作已有些许年头,有时候忙碌过后也会凭栏仰望夜空,只是再怎么看,也不是小时候数星星时的心情了。在时光面前,我们都是这么渺小,渺小到忘了坐在父亲肩头是什么感觉。而父亲蹒跚的脚步,我始终无法追上。

我记得刚去南方报道时,那铺天盖地的雨迎头砸下,我多想像从前那样大手牵小手躲在父亲的伞下,调皮地踩着水花,结果往往是父亲湿了半边身子,还被母亲埋怨,这么大的人了连伞都不会打。都说南国锦绣,风景如画,然而最有温度的风景,我觉得是父亲执伞时,那个高大的身影。

四月的风带来了院子里的花香,以往每到这个时候,调皮捣蛋的我总会被家里的大白鹅撵着跑。有父亲在的日子里,即便是村头那条凶恶的黄狗我也敢去踩它的尾巴。父亲就是我生命中的第一座山,也是我迈出家门的第一步。只是,当我们渐渐成熟,当我们勇敢地去追逐自己的诗和远方时,父亲却像这遍地的樟树一样,四季常青却不知不觉老了。我的盖世英雄腰身变得不再挺拔,温良宽厚的手掌也磨出了厚厚的茧子。是时光无情,还是流年似水,那么轻易,就把您沧桑。

四月的风拂过大街小巷,看着樟树在春天落叶,突然明白了目送我出门时父亲那一份殷殷暖暖的目光。每个游子都是父母手中的风筝,在松开线的那一瞬间,送给了我们一双隐形的翅膀,可以让我们向着更高更远的地方翱翔。只是,我们飞得越来越高,离父母也就越来越远了。

我参加过艺考,也经历过北漂,走过这么些年,我发现,这世间,总有一种爱,无私无求,厚重而温暖。总有一种呵护,只求付出,不求回报。总有一种喜欢,不因名利浮沉,不因季节更迭而改变。所以远在他乡的我一直不敢松懈,因为我怕,怕我的小小倔强成了压弯父亲脊背的砝码,怕我的小小任性成了染白父亲鬓角的秋霜,更怕虚度光阴,回家以后无法面对父母的小欣喜。

走过四季冷暖,最怀念的,是踩在父亲的肩头摘那朵好看的花,取卡在树上的毽子。走过风寒路冷,最想念的,是父亲搓搓我冻红的小手,背着我在漆黑的夜里回家。父亲微笑的样子最好看,是我怎么也写不出来的美丽诗行,怎么也看不够的伟岸风景,透着阳关,沁满暖意。

车外,赶集的人群熙熙攘攘,忽然,很怀念小时候,父亲一边挑着我,一边挑着土豆去街上,我闹了,父亲塞给我一颗糖,父亲累了,我给父亲擦擦汗……

(中国铁建职工e家)

关键词: 四月 有声 朗读

最近更新

凡本网注明“XXX(非现代青年网)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