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正文

《隐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紫金陈:立意再高也是阳春白雪 我想表达一颗赤子之心

时间:2020-09-27 15:45:19    来源:环球网    

《隐秘的角落》刷屏后的3个月,又一部悬疑推理网剧《沉默的真相》来袭,上线一周口碑甚至超过前者。两部剧集的走红不仅使国产悬疑推理题材受到关注,原著小说《坏小孩》《长夜难明》的作者紫金陈也被称为“中国的东野圭吾”。“这主要是出版商和平台的宣传语吧。我在各方面和东野圭吾的差别都很大,可以说望尘莫及。”这位“85后”作家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说,这几部剧的成功证明,商业和艺术并不对立,前提是故事要好看。“如果故事不好看,没人看,我所有的情怀都是不成立的,立意再高也是阳春白雪,脱离大众。”

悲情只是表层,更大基调是燃

环球时报:有观众说,《沉默的真相》最感人之处,是主人公江阳为了一个素未谋面的人伸张正义,赌上一生。你在这部作品中最想表达的是什么?

紫金陈:我最想表达的是赤子之心这四个字。2013至2014年,中国掀起司法改革,平反了不少过去的冤假错案,整个司法系统焕然一新。这个过程中,涌现出很多为司法正义而努力的警察、检察官、法官,每一起案子背后都有非常感人的故事。我了解了一些故事后,通过艺术化的手法升华,形成《长夜难明》这本小说。不管在哪个年代,赤子之心都是稀缺的东西,我们绝大多数人做不了英雄,但我们心中都住着一个英雄。如果说《坏小孩》的色调是灰暗的,《长夜难明》就是火焰的颜色,无论遇到多大困难险阻,主人公依然是黑夜中的火把,用赤子之心照亮自己和周围的人。这个故事里有孤胆英雄的悲情基调。写作时,我会情不自禁地带入自己,我会影响角色,角色也会影响我,两者有种相互影响的反身性关系。但这个故事更大的基调是燃。悲情只是表层,内核是检察官、警察、法医、律师四个人联合起来干一件伸张正义的大事,是一个荷尔蒙很高的英雄主题。我之前看到一个读者的评价,说这是一个又丧又燃的故事。我觉得这是对小说最好的概括。

环球时报:《长夜难明》被认为是一部难得的社会派推理小说。与本格派注重解谜、悬疑派注重气氛相比,社会派更注重人性剖析及对社会问题的思考。你在创作时,考虑过派别之分吗?

紫金陈:我不考虑这些派别区分。对我来说,只要故事好看,什么派别都无所谓,甚至是不是推理小说也无所谓。我觉得写好一个故事,最关键的还是讲故事的节奏感。很多故事为什么没人看?就是讲故事的节奏不对。节奏是靠悬念来带的,怎么牵出悬念、渲染悬念、悬念持续时间多久,都有很多创作技巧在里面。我会心理评估一个悬念是不是足够吸引人,比如写一男一女会不会成功走到一起,如果读者根本不关心他们俩的结果,这算什么悬念呢?如果大家都很想知道他们会不会走到一起,就是一个成功的悬念。

其实,商业和艺术并不是对立的,《无证之罪》《隐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这几部剧某种程度上都达到既商业又艺术的效果。对于商业小说来说,故事好看是第一位的。看完之后还能让人有所思考,在艺术上就是成功的。我会先把故事好看做到极致,在此基础上挖掘人性,融入对艺术和情怀的追求。

中国悬疑推理剧市场空间大

环球时报:当初为何选择写悬疑推理小说?在你看来这两部剧火了之后,会给中国悬疑推理剧市场带来哪些改变?

紫金陈:我毕业于浙江大学水利工程专业。因为学校位于杭州紫金港校区,上学期间便以“紫金陈”为名在论坛上连载小说。大学毕业后我在一家炒股软件公司工作了几年。无趣的公司生活让我看清自己:性格内向,不善与人打交道,又想发财。我试过做网站和其他创业,但都没成功。后来想起以前在网上写小说的经历,发现这或许是条出路。2012年我开始白手起家,全职写推理小说。我是经过深度思考才选定这个方向的。最开始我想写玄幻仙侠类小说,但这个市场竞争太激烈,有名的作者至少50个以上。而悬疑推理圈真正叫得出名字的作者不会超过10个。推理题材在美剧、韩剧里大概占20%至30%,在国产剧中的份额可能5%都不到。相比其他类型小说,悬疑推理小说在情节方面更注重逻辑的层层推进,还要加上各种写作技巧,门槛比较高,作家相对少。而我从小对数学有偏好,逻辑思维比较好,写这类小说有一定优势。因为市场空间大,竞争对手少,我就确定了这个方向。这两部推理剧火了以后,相信未来平台在这类题材的资源投入上会比之前配比高一些。虽然市场空间广阔,但数量不一定会有很大提升。因为这类故事创作比较难,一旦写不好就会很烂,直接被弃掉。

环球时报:你曾表示东野圭吾是你的职业领路人,你从他身上学到了什么?

紫金陈:我决定写推理小说后,就开始研究学习东野圭吾的作品。他给我最大的启发是:干一行爱一行,做一个敬业的写书人。他这么有名有钱每年还保持高产状态,我的作品数量目前相对较少。他对写作有一种天然的热爱,写作就是他的生命。对我而言,写作只是一种工作,还谈不上热爱。

我认为,东野圭吾的成功经验是商业化。很多推理小说作者比较看重很玄的谜题,但我发现东野圭吾不是这样。现代社会大家的时间比较仓促,只是想看一个好故事,所以情节好看是第一位,这是我从东野圭吾身上学到的经验。虽然我写的是推理小说,但我不希望看书的人很累——读者会抱着好奇心去看,但并不会去想如何挑战作者的构思方式。和东野圭吾不同的是,我的作品会植入更多中国元素,之后我还会尝试不同风格的推理小说。

勤奋的人一定不会过得很苦

环球时报:你觉得成功给你带来哪些变化?

紫金陈:最大变化就是写作压力大了。“甲方爸爸”每天会来“巡视”一下,看我后面的小说写得怎么样。我收到很多人的赞美和鼓励,但也有人发私信骂我,骂得很难听,后来我把社交软件都卸载了。现在也无所谓了,网络喷子本来也不是我的目标用户群。

环球时报:你的“草根逆袭”故事让很多网友讨论“如何成为紫金陈”。对这一点你有答案吗?

紫金陈:我从小到大都是一个擅长自我激励的人。遇到不好的事,都会跟自己说要怎么做才能变好、变强大,给自己做心理按摩。我始终认为,勤奋的人一定不会过得很苦,虽然现代社会阶层比较固化,但只要努力,跨越一两个阶层还是能做到的。我专职写推理小说的前两年,一分钱收入都没有。虽然心里也很焦虑,但没想过转行。因为我认定这条路是可以成功的,所以才坚持下来。维持了两年后,《无证之罪》出版,我就开始赚钱了。

我一向有冒险精神,觉得四平八稳的人生没什么意思,关键时刻还是要下重筹码。可能在旁人看起来是冒险,但我觉得不算,因为自己把握挺大。决定全职写悬疑推理小说,也是人生比较大的一次押注。我是15年的老股民,其实炒股哲学可以结合到生活中,比如炒股最常说,人多的地方不要去。我写作时选题材也是这样——今年什么热,我肯定不会写。另外,你得认清自己最擅长的事是什么。大部分人都是靠摸索多年才知道的,有不少人活了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最擅长干什么。所以,我觉得年轻人就应该大胆去试,大不了从头再来。

凡本网注明“XXX(非现代青年网)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