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经济 > 正文

民营银行发力互联网存款 揽存之路如何走?

时间:2020-11-18 15:18:59    来源:北京商报    

生于互联网金融蓬勃发展之际,自首家开业至今,民营银行经历了六年的市场考验与发展,小舸竞速涌入数字化转型洪流,“触网”一词见证了一众民营银行崛起。近年来,部分民营银行高举互联网揽储大旗实现存款业务快速扩张,然而另一面,部分银行互联网平台存款占比过高致使其负债结构失衡,跨区域吸收存款以及流动性管理隐患凸显。针对互联网平台存款的新一轮监管风暴正在酝酿,民营银行揽存之路如何走也成为目前需要重点思考的课题。

发力互联网存款

近两年来,借互联网金融平台推出存款产品,已成为部分民营银行吸收存款、缓解流动性压力的主要手段。11月17日,北京商报记者查询多家互联网金融平台发现,其推荐的银行存款多为中小银行产品,而这其中,民营银行的产品更是占据“C位”,被主要推荐。

以京东金融上推荐的银行存款产品为例,全国19家民营银行中,10家有产品在该平台销售,1家产品售罄,4家显示产品在路上。剩余4家未“登陆”该平台“橱窗”的银行中,3家为自有流量丰富的互联网银行(网商银行、微众银行、苏宁银行)。

从收益情况来看,该平台显示的民营银行产品普遍具有存款利率高、购买门槛低的特征,5年期储蓄存款收益率多在4.8%以上,3年期产品收益率多在4%以上,最低50元起购,两项指标与其他中小银行产品相比具有更高的吸引力。与此同时,该平台突出了存款保险保障的宣传,银行存款50万以内100%赔付,本息保障,由此,民营银行推出的产品更易用较高利率吸引储户,销售较为火热。11月17日显示的20只在京东金融上售罄的银行存款产品中,有10只为民营银行产品。

事实上,民营银行纷纷“触网”发力互联网平台存款除了迎合数字金融发展大势之外,也反映了弥补短板的诉求。因线下网点受限于“一行一点”的限制,民营银行相对于传统国有银行在吸收储蓄存款方面劣势较为明显。近年来,互联网金融平台聚集了大量的理财用户,通过这类平台出售相关存款产品渠道成本低,效率高,业务扩张速度远超过传统银行网点渠道,越来越得到经营机制比较灵活的民营银行的青睐。

跨区域吸储流动性隐患凸显

与一般的商业银行通过第三方互联网金融平台推出的存款产品模式一致,民营银行的互联网存款模式主要为,银行通过第三方平台销售存款产品,产品和服务由银行提供,平台提供存款产品的信息展示和购买接口,这其中,债权债务关系为存款人与银行,银行需向平台支付“导流费”。

在互联网流量平台合作推动下,部分民营银行存款业务得到快速增长,存款结构也发生显著变化。比如,在京东金融“银行存款”栏目被首页推荐的蓝海银行,各项存款余额从2017年末的27.88亿元增至2019年末的225.43亿元,储蓄存款余额占比从2017年末的3.26%增至2019年末的87.82%。

这一变化离不开互联网金融平台的导流助力。公开资料显示,蓝海银行于2017年5月24日获批开业,2018年4月20日,蓝海银行与京东金融签订全面合作协议,该行也成为首家与京东金融深入合作的民营银行。

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公司在今年3月对该行的评级报告中指出,2018年以来,依托京东金融、陆金所等平台的客户群体,蓝海银行加大储蓄存款的线上营销力度,同时该行陆续接入小米金融等11家头部流量渠道,借此蓝海银行储蓄存款增幅显著,预计仍将持续带动存款业务高速增长,但负债成本相对较高。

就存款业务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尝试采访蓝海银行,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互联网平台导流带动银行存款业务快速扩张的另一面是,以民营银行为代表的部分中小银行互联网平台存款占比过高,进一步增加了其负债资金的不稳定性,同时埋下了异地吸储以及流动性风险的隐患。

上述隐患也引起了监管层的警觉。根据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11月13日发布的央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出席活动时的发言稿:部分地方银行通过互联网金融平台得以从全国吸收存款,从负债业务看已成为全国性银行,此类存款的流动性特点也有别于传统储蓄存款,风险管理和监管要能跟得上。

孙天琦的发言中,主要关注了地方法人银行跨区域展业以及流动性风险,同时提到了银行在依赖互联网展业过程中需要注意的问题,包括:部分银行互联网平台存款增长迅速,规模较高、存款结构大变;部分银行依靠平台存款弥补流动性缺口;地方法人银行突破了地域限制,存款业务已拓展至全国;有意突出存款保险保障的宣传等。

孙天琦指出,互联网平台存款的特有属性,对中小银行流动性管理带来挑战。一旦银行或平台出现负面舆情并在网上传播,极易导致“存款搬家”,快速消耗掉高风险银行本已脆弱的流动性。另外,中小银行以互联网平台为依托与异地存款人开展远程交易,存款人的实名认证、尽职调查等均不同于线下交易,可能存在合规风险隐患。

针对民营银行异地吸储的问题,业内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民营银行不少是互联网银行,可以通过互联网开展异地业务,但依然具有业务以本地为主的监管要求。目前现行规范并未细化对此类行为的管理,亟待从顶层制度方面明晰。

监管箭在弦上

当前,金融监管整体朝着精细化、严格化、专业化方向发展,在互联网存款业务方面的监管新政策出台也可以预期,而此次央行的公开示警也为民营银行互联网平台存款收紧闸门敲响警铃。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指出,此次孙天琦局长的相关表态,系统的对银行通过第三方互联网金融平台销售存款产品模式进行了分析和思考,从风险的角度提了一些问题和挑战,同时也可能意味着接下来的监管思路。实际上,去年针对高利率和高流动性智能存款的整治,也是针对互联网存款监管的一部分。

在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看来,互联网存款业务会迎来监管整顿,推测会从准入条件、风险管理等角度进行切入,预计会像互联网贷款一样出管理暂行办法,这会对地方传统民营银行,尤其是对过于倚重线上存款的传统民营银行带来冲击,因此此类银行应当充分评估监管环境,提前做好预案。

需要指出的是,监管此前推动民营银行试点,其目的是通过提升银行业对内开放水平,引导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错位竞争,提升银行业创新能力和活力,从而为中小微企业、“三农”和社区等实体经济服务。为了更好的发展,对于民营银行来讲,该如何合理的运用互联网渠道进行展业也备受市场关注。

苏筱芮表示,值得警醒的是,监管信号已经释放,民营银行需要放缓互联网存款扩张的步伐,做好严监管来临前的各项预案,有针对性地加强用户运营,努力平衡同业融资,用居安思危的心态来审视自身发展。此外,监管出台规定亦需考虑到中小银行的现实生存情况,如能在新规发布同期出台中小银行补充资本的利好,或将能缓释中小银行在此新规下的冲击。

券商业资深分析人士王剑辉指出,对于民营银行而言,业务拓展需要有一定的自我约束,比如在互联网存款中设置好相应的比例,多少从当地获取,多少从异地获取,了解当地、外地的负债资产的匹配是否合适,如果外地负债过高可能会对资产结构产生影响,需要进行自我调整。同时民营银行在获取异地、互联网行政许可、相关合规备案等方面还要做更多的努力。另外,监管层也需要有一定的灵活性和平衡能力,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允许民营银行适当利用互联网渠道满足自身发展、增强竞争力,丰富市场多元化。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马嫡

凡本网注明“XXX(非现代青年网)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特别关注